搜索:
     
    梦在远方,路在脚下
     
    作者:于冬瑞 发布时间: 2015-12-18 13:59:04
     
     

      Part.1我是谁?


      大家好,相信有的小伙伴之前就或多或少的见过一些我的图片也罢,听闻过我的故事也好。但是呢,我觉得还是很有必要做一个简介。我叫于冬瑞,一个成天没事就满世界晃荡的人,同时也是一个痴迷于星空和星野摄影的人。自从20岁那年踏上这条追逐星空的道路开始,三年多的时间里已经在世界各地留下了看星星的足迹,想想也是蛮拼的。总得来说,我就是一个随时处于亢奋状态下不安分的人吧。


      Part2.为何走上远行之路


      其实今天你们无论如何都不会把我与一个宅男联系起来把?其实我告诉你们,在开始拍照旅行之前,我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宅男。曾经因为打魔兽世界一个月没有踏出过家门,吃的靠外卖,过的如难民;恩,那就是当年的我。然后,为何我会突然发生了180度的大转变呢?


      这个就要从我还在上高中的时候说起了;当年在朋友家位于山里的山庄里玩。那天喝完酒出来已是深夜,借着酒意想着活动活动筋骨,就做了一个抬头动作(此处有动作)你们猜看到了什么?对的,漫天的星空,还有一条白色的长条形的云一样的东西,其实那就是夏季大银河(蟹状星云带)然后一个介于半醉半醒间的我就这么彻底沉迷了,简直是震撼的不得了。当时就在心中暗想要是能把这壮丽的一幕拍下来该多好?当然,这在当时纯粹也就是这么一想就过去了。真正发生改变还是源于我买了人生中第一台相机之后,也许是游戏玩多了腻了,突然有一天我就对魔兽世界完全失去了兴趣,就突然想起了自己还有一台相机这事儿,于是乎开始盘算着拿着相机去尝试下拍星星,毕竟这个心愿早在多年前就已经根植于心了。也正是因为突然间迷上了拍星空,也驱使我走上了远行的路。这主要还是因为城市里的光污染严重,不要说星空了,连赶紧的天空都渐渐成为了奢侈品。一个曾经的宅男就带着那颗想要去世界各地看星星的心出发了。


      从最开始在国内的西藏,甘肃新疆;当然还有我自己的家乡云南,渐渐的开始走出国门,从邻国尼泊尔;缅甸;印度到约旦;土耳其;再到瑞士,英国,阿拉斯加。随着越走越远,自己也渐渐迷恋上了旅行。虽然旅行不是我的解药,也没让我变成什么更好的人,但是它却已经成为了我生活的一部分罢了。


      Part3.我眼中的世界


      追星空的疯子


      最开始去拍摄星空只是单纯的出于喜欢,觉得好震撼,很享受。渐渐的,它变成了一种习惯。由于我是个好奇心特别重的人,所以即使是拍星空对于我而言也不例外,总是喜欢去没去过的地方去看星星拍星星,这便成了我最初不断踏上旅途的原动力。不论春夏秋冬。这里我来简单的说说我具体是怎么个疯的。


      记得13年春天在纳木措那次,由于之前几次去纳木措运气欠佳,天气都不是很好(画外音:我属于拥有雨神光环的人,基本每次出去拍摄也好,旅行也罢,总是遇到下雨,而且把,那雨还不是下个一时半会儿就停的,遇到下雨就是一下下好几天)所以当我经过反复的查询天气预报,查看卫星云图,确认了前后两天总体天气都将晴好之后便选定了出发的日子开拔了。说实在的当时路上一直都是属于那种多云的天气,心情也开始变得紧张起来,正所谓风光摄影是看天吃饭,而星野摄影则更是看天吃饭。一般的风光摄影把,其实不论天气好坏都是有得拍的,然而星野摄影如果天气不好就只能洗洗睡了。到了纳木措之后,整个天很快就被云给盖满了,当时心情那个郁闷啊。又冷,整个湖面都是冻着的,没事干怎么办?睡觉,毕竟我当时还是对于夜晚大战星空很有信心的。毕竟春季银河要到后半夜才会升起,所以只能先养精蓄锐咯。不过,这个决定应该说是很正确的,因为待到一觉醒来便发现已经是云开雾散天气大好了。为了拍银河,只能继续等,毕竟春季银河是后半夜才升起。不知是高反了呢还是太兴奋还是早上睡太多,反正那天的上半夜我是死活睡不着,但是也只能这么在床上直挺挺的躺着,因为外面实在是冷的酸爽,零下二十五度带上呼呼的风,可不是开玩笑的。近乎于煎熬的度过了前半夜,把身边有的所有衣服都给套上了,还在外衣里裹了两层报纸保暖,愣是把自己裹的像个粽子。然后就在一对对绿灯泡的注目礼与不时传来的狂吠声中朝着湖边行进。平时最多5分钟的路,因为要避开野狗又是摸黑前进,加之穿的厚入粽子行动不便,愣是花了差不多20分钟才走到湖边。一开始拍摄的时候也只敢在湖边拍,但是拍了一下不过瘾,便试探性的踏上了冰面,这下算是给足了自己施展的空间,索性直接把随身带着的帐篷架到了冰面之上。那天我见到了我有生以来所见到的最壮丽的银河,当一个人站在那荒原之上时,看漫天星空,会有种你是世界之王的错觉,我想我如此疯狂的追逐星空有很大一部分原因是我对这种感觉上瘾了。当然,毫无悬念的,当星光渐渐被晨光所替代时,我才恍然发现我的手脚早已没了知觉,不是一般的那种手脚冰凉,而是整个小臂以及膝盖以下都没了知觉。


      还有一次是在印度,去年的时候。由于去年早些时候我自己的疏忽大意导致了身体出了点问题。本以为已经好利索了,没想到在印度夏季近乎于疯狂的高温摧残下以及突然从0海拔到高海拔之后又没有好好休息,还这儿跑那儿跑的折腾之后,再次光荣的倒下了。而且当时由于地处拉达克地区那样的偏远山区,就医也不方便,当时我真的认为很有可能会game over,趁着残存的一点意识让朋友记得告诉我爸妈我邮箱密码,因为里面有保险单号。记得转告家乡父老默念我。然而幸运的是我得到了朋友以及当地人的大力帮助,并且及时的得到了医治,然后呢今天我又活蹦乱跳的站在了这里。我对当时的大致印象就是我一定要活下去,不论如何。那种对于生的渴望真的会强大到无以复加,当我意识恢复基本清醒过来之后,我脑子里唯一的想法就是活着真他妈的好。其实呢,这次去拉达克原本也是为了去看星星的,专门计划了很久很久,算准了时间,做了好长时间的体能储备。结果不曾想,出师未捷先挂彩,最终也只在回撤到列城之后拍了张到此一游式的星空照聊以慰籍。不过吧,我觉得拉达克这个地方,我不久就又会回去的。


      经历了这次小事故之后吧,我感觉我整个人都变了很多,以前会去纠结的事儿根本不觉得是个事儿了。以前会让我极其失望或者不开心的事儿发现根本都不是个事儿了。人啊,有时候真是挺贱的,不死上一会不知道活着有多好。然后呢我就发现我变得更加无赖了。一副杀不死我的,都会让我更强的无赖样。


      所以其实在这之后的星夜之旅中,也变的更加的谨慎,这个事儿就发生在前不久,那是在阿拉斯加,这绝对是一次说走就走的旅行,出发前一周才订了机票,出发前一天酒店都还未订。不过就现在回头看来,却是值得的。这天,在阿拉斯加已经待了一周有余,日落之前整个天空晴好,心想着夜里终于不用驱车百里追寻北极光了。但是,日落之后自然又给我开了一个大大的玩笑,不一会儿的功夫云便遮住了整片天空,只余下远处天际线处有一丝裂隙。随即便又决定驱车出发追光,朝着云的裂隙的方向驶出约莫百来公里后,来到一片空旷的峡谷地带,此处天空中依然没有了乌云覆盖,便决定靠边停车拍摄。刚拍没两张,便听见一声狼嚎,起初我根本没有把这事儿放在心上,心想在这蛮荒之地有些许狼嚎也是在为正常不过的事儿了;但是出乎意料的是在第一声狼嚎过去不久之后,整个山谷却响起了近百声的狼嚎。当时整个人都毛了,阵阵寒意打心底里来啊,而且只要拿电筒一照路边就能见到无数新鲜的狼爪印;你要问我怕不怕?当然怕,常年夜间活动的我照理说已经有着很好的心理素质了,然而那天我是真的怕了。顾不得头顶渐渐开始爆发的极光,随便拍了几张便继续朝着更北的方向驶去。


      你问我为何不往回走?因为此时身后的云已经又一次追了过来。当一路沿着一片早已被冻的闪闪发光的路面行驶到一片开阔的垭口之时,心想此处地形开阔,视野好,可以有效的观察四周环境便决定再次停车拍摄。刚下车,便见到了头顶漫天飞舞的极光,第一次肉眼能清晰看到极光快速的波动变化,当时真有一种想哭的冲动。极光在天空中快速变化着形态,时而如波浪;时而如光环;有时又如横跨天际的桥。那一刻早已激动的忘记了狼嚎带来的恐惧,其实很多时候我不是不害怕,不是不会退缩。只是因为因为热爱,所以会坚持;因为坚持,所以会去了解;因为了解了,也就能做到一种相对的无畏。


      其实,摄影与旅行向来都是不分家的,加之我为了去世界各地看星星,更是走了不少的地方。渐渐的,我远行的目标也不仅仅只是为了星空,更多的时候会把重点放在了解那些地方的历史,故事上,更多的去了解当地人,他们的文化与生活。其实当我自己开始认识这许许多多来自世界各地的人,并了解他们的故事之后,真的会给自己带来很多触动。


      在约旦首都安曼时;由于受叙利亚内战以及ISIS影响;不少的叙利亚人涌入了约旦(当然没有跑到欧洲的那么多)在大街上一到红绿灯口需要停车或者遇到堵车的时候,一般就会有3-4个孩子围上来乞讨,一般是哥哥姐姐带着弟弟妹妹,拖家带口全家上阵。这其实并不是个例,我发现基本每一个繁忙一些的十字路口都有这样的孩子的存在。而且这并不是只发生在约旦,同样在土耳其的伊斯坦布尔街头每天也上演着同样的场景,几个叙利亚孩子在街头堵车或者红绿灯处乞讨,同样也是大大小小一串儿,拖家带口的。对于生活在信息爆炸时代的我们每天只是在新闻中见到说难民又如何如何啦,哪里的平民又受到攻击了并不会有太多深刻的感受,对于我自己而言同样也是这样的,并没有太多的触动。然而当我自己亲眼见到这些因为战争而离开家园的孩子为了生存不得不走上街头乞讨之时,所带给我的震撼是远超我自己的想象的。起初第一次在伊斯坦布尔街头我的车被这么一群孩子围住的时候说实话我是有些不开心的,我不得不承认我还是自私的,他们围住我的车给我带来了很大的不便,而且这些孩子甚至有些粗鲁和不友善,也很容易让人反感。然而当我再次在安曼街头遇到这些孩子的时候,我在他们眼里看到的是一种在那个年龄不该有的无奈与落寞。当时我就再想,我有什么资格去抱怨自己的生活。


      当然,这里要说明,我还是坚信我们要不安于现在的生活,寻求机会去改变。但是不应该去抱怨现在所拥有的,因为我相信在座的各位没有一位目前是需要去面对战争的威胁以及流离失所的生活的。我身边也有不少朋友在遇到麻烦时总是第一反应去抱怨,抱怨一切。抱怨自己倒霉,抱怨别人不给力,抱怨生活不公平,抱怨工作繁忙,抱怨这抱怨那的,但是回过头来想,其实我觉得我自己并没有什么资格去抱怨,我和在座的各位比起这个世界上的大多数同类而言已经是很幸运的了。其实,我明显发现当自己抱怨少了,遇到麻烦和困难的时候先从自己身上挑刺之后,发现自己的情绪变好了,也更容易感到开心和满足了。


      往俗了讲,只是我的脸皮真的变厚了。而老是见到别人的苦难又让我习惯了去感恩自己现在的生活。一副只要生活不弄死我,我就会更强的心态,加上一种不抱怨的生活态度。能不平静么?当然,你们也可以说我是未老先衰,这个我是不介意的。


      Part4.我在做什么?


      慢慢的我发现除了疯狂的喜爱星空之余,发现热爱到极致之后,便会有一种责任感慢慢出现,总是再想着做点什么让更多的人能享受到这属于全人类的馈赠,渐渐的一个更加大胆的念头在我心中慢慢成型-暗夜保护计划。虽然可能地处偏远地区的人会对我这一计划不屑一顾,但是身在城里的我们,又有多久没有抬头看一看星空了呢?以后会不会更加没有机会抬头看星空了呢?因为我清楚的记得当我小的时候,坐在家里的窗台上便可看见不少的星星,然而如今,就连昆明这样一个城市上空的星空都已变的悉数,更不要说北京上海广州这类的超级城市了,所以我萌生了一个念头,那就是要去保护夜空,让人人包括我自己都拥有享受夜空的权利。


      起初只是很模糊的一个概念,在14年的时候和几个网上认识的朋友在lofter上发起了一个名为“为孩子找回失去的星空”的活动,受到的反响远超我的预期,但是只是在网络空间发声并不能改变什么,于是我就想,我到底该怎么做才有效呢?我突然想到了以公园的形式去做,也就是星空公园。为什么做这个事儿呢?其实就是为了满足自己乌托邦式的理想主义情怀罢了,当然附带让那块儿成为了星空公园的地增值一下也是没什么问题的。因为我一想到我想看星空了就得满世界往老少边穷地区跑,还是有那么一点遗憾的,毕竟可能摄影爱好者是喜欢原生态原始的东西。但是对于大多数人而言,不远万里的跑去一个地方只为看星空不论是对于身体上还是时间上都是一个巨大的考验。当然,还有一个原因是有一次,我一个好朋友的小表弟来昆明玩,为了拿回他的手机(孩子现在几乎都是爱疯iPad不离手),朋友呢就让我给他看我拍的星空以吸引他的注意力。然后你们猜怎么着?那熊孩子指着我的照片说我们骗他,说这样的天只是游戏里才有的。当时我都懵了,因为对于我这种从小在云南长大的人来说,看星星还不算一件太奢侈的享受,但是对于如今生活在如北京上海这些超级城市里的孩子来说,真的有可能从来没见过满天繁星,即使是没有雾霾困扰的时候,也只是稀稀疏疏的几颗而已。这事儿是细思极恐的,我可不想以后我的孩子说他爹是个骗子,星星都是假的,或者当他拿着我拍的星空照去和小朋友们分享的时候被说他是小骗子,他爹是老骗子。于是乎做一个星空公园的念头就此在我心中呈现出来,第一是为了让我自己看星空更加安逸舒适,再者就是为了让更多的人能相对容易的看到星空。其实有关注的可能都知道如今星空保护在国外已经悄悄兴起,而在国内则只是刚刚起步。虽然这期间经历了各种麻烦,而且到今天,它也还只是一个雏形,但是我认为这件事儿是一件真正值得我一直去做的事儿。为自己留住一片星空,也为我们未来的孩子守护住一片星空,想想就是一件很酷炫的事儿呐。


      所以呢,我想我未来几年会花不少的精力在这件事儿上。这事儿在我刚开始拍星空的时候,我绝对是想不到的,也是不敢想的。但是今天我却在为了它的实体化而不断在做尝试。梦想这玩意儿吧,说虚,它最虚,最远,也最坑人,犹如精神毒药。说近吧,其实它也没那么远。人人都有梦想,尤其是咱这一代人,更是各个都有自己的梦想,而且敢于去实现。但是,也有太多的山寨梦想,过分强调情怀,过度包装,过度渲染,过分商业化包装之后,让今天的我们都有点谈梦想而色变了,毕竟现在满口喊着要改变世界,有梦想的创业者也好,忽悠也罢太多了。我只是觉得吧,有一个让我们能坚持的梦想是很好的,不过还是要踏踏实实的去做它才会变成现实。毕竟理想主义其实就是精神毒品,也不要对梦想成真抱有太大的期望,毕竟这个世界上的事儿,都是慢慢磨成的。对咱来说,梦想确实都还有一定的距离,距离成真都还有一定的距离。不过吗,慢慢的沿着自己的计划走下去,去享受那个过程也许才是最重要的。


      10多个国家


      3年

     
    (新闻来源:艺术家提供)